当前位置: 环球解密 > 趣闻轶事 > 3个一模一样的人:一句你好像我室友,意外找到亲兄弟,竟还有第三个人

3个一模一样的人:一句你好像我室友,意外找到亲兄弟,竟还有第三个人

2018年5月16日10:07 环球解密

    据说我们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会存在着7个和你长的相似的分身,但这世界太大,也许我们终其一生都不会遇到一个。

    那如果你遇到了不只一个人,而且经过查证后发现根本不是长得相似,而是失散多年的三胞胎,机率有多大?

    我们先来到1980年,一位纽约的19岁新生Robert Shafran入学了,他正准备开始他的大学精采生活。

    当他走到宿舍门口时,一名男生快步经过并热情的跟他打招呼:“Eddy,你不是刚刚回家了吗?”Robert先是愣了一下才回答:“你可能认错人啰,我叫Robert,不叫Eddy…”

    这时对方更感到不解,“我叫Michael Domitz,而Eddy Galland是我的室友,我不会认错他的样子,如果你不是Eddy的话,我只能说你们长得太像了!”

    之后Michael就不断的和Robert说他和Eddy有多么的相似,像到连曾为室友的Michael都能认错。

    不只Michael惊讶,Robert也对这件事感到好奇,马上希望Michael能替他联系一下Eddy,想看看这“另外一个我”到底能和自己长得多相像!

    终于见面的两人,一见到对方就惊讶地说不出话,简直就像是在照镜子般,两人开始分享自己的资讯,这才发现两人不但同年同月同日生,连出生的医院和时间都是相同的,看到这相信聪明的大家一定也看出来了,这两个人绝对是不折不扣的双胞胎!

    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兄弟意外重逢,轰动了整个纽约市,各家媒体、电视台也大肆报道这个新闻,然而在新闻刊登没多久后,又有一件事震撼了大家。

    Eddy接到一通电话,电话中的人说:“你好,我叫David Kellman,在纽约的另一所大学就读,我在报纸上看到了你们的报道,我想说的是,我也和你们长得一样,同样的生日、同样的医院…我想我们应该是三胞胎!”

    这个消息马上又掀起一震轰动,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呢?三胞胎在不知道彼此的情况下,又在19年后意外重逢,难道这背后藏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吗?

    这一切都要从1961年7月12日开始说起。

    纽约的一家医院里,一名犹太女子诞下了四胞胎男婴,因为这宝宝的到来是意外,而这名犹太妈妈也没有足够的金钱把小孩养大,所以她早在一开始就和曼哈顿的Louise Wise领养中心商量好,打算将孩子送给其他家庭抚养。

    所以这四胞胎从出生后就只待在一起27分钟便各自分开了,其中一个男婴还不幸夭折,剩下的三个就由领养中心做主,将他们拆散分送到三个不同的家庭。

    至于为什么要将三名男婴分散让三个不同的家庭收养,领养中心的人没有多做解释,只告诉这三个家庭,这样的安排是一个儿童发展项目的研究机构权威的要求,这样做都是为了那三个孩子好。

    这三对父母也没多做他想,领养中心向这三对父母签署协议,三家人必须对这孩子是三胞胎的事严格保密,而且每个月必须到领养中心接受追踪回访的问卷调查。

    从此这三个孩子分别成为了Robert Shafran、Eddy Galland以及David Kellman在不同地方生活着。

    三个孩子分别在不同的家庭中成长,Robert养父是医生,养母是律师;Eddy一家住在长岛的中产聚集区,养父是个老师;David一家则是住在工薪阶级聚集的纽约皇后区,虽然成长环境不同,但他们还是有许多令人惊讶的相似点。

    家庭环境较接近的Robert和Eddy的IQ测验都为148(140以上普遍被判定为天才~)两人在学校也都同样有练摔跤,风格也都一样,且两人喜欢的电影也一样,连电影中喜爱的台词也是一模一样。

    而住在皇后区的David就和另外两兄弟差异性大了一点。

    随着三胞胎这几年的成长,养父母也都有履行协议中的要求,资料保密、定期接受回访和调查,问卷的内容也非常奇怪和琐碎,包含小朋友开口的第一句话、什么时候学会骑脚踏车、对玩具的特别喜好等等。

    虽然大家都觉得这些问题琐碎的太奇怪了,但也说不上来具体有那里不对劲,David的养母还说到,有一天早上David醒来突然说了一句:“我有哥哥…”

    养母觉得这事不寻常,就私下联络另外两家人,并惊讶的发现他们也有类似的经验!都曾经毫无来由地认为自己有兄弟。

    更令他们震惊的是,虽然领养中心说他们三家人是被随机挑中的,但他们发现他们还是有些不寻常的巧合,首先他们都是犹太裔家庭,且在领养三胞胎前也各自领养过一个女儿,年纪也都在两岁左右。

    这些真的都只是巧合吗?

    总之,在媒体大肆的报道渲染之下,三兄弟的故事很快的攻上版面,成为节目炙手可热的邀请对象,甚至还成为了电影的客串。

    三兄弟于电影《神秘约会》中客串

    重逢的喜悦和大量聚光灯的焦点,也让三兄弟和各家媒体开始追究更深入的问题,明明是三胞胎,为什么不是被同一个家庭一起收养,而是分送到三个家庭中呢?

    而这19年来,养父母也被告诫不可以将彼此的存在告诉孩子,这一切的问题矛头都指向了领养中心。

    虽然领养中心负责人依然坚持这只是因应一个儿童发展项目的要求,具体细节不愿公布,但还是让大家找出了真相。

    原来这三兄弟的分离,都是一场精心安排的实验!这是为了完成一个心理学博士Peter Neubauer的“心理学实验”所设下的局。

    Peter博士是一名儿童精神分析学家,生于1913年,曾在二战期间躲避纳粹的屠杀逃离奥地利来到了美国,在儿童心理创伤方面颇有成就。

    而他突然对一个课题感到有兴趣,那就是“先天与后天”(Nature versus Nurture),简单来说就是人在相同的先天遗传之下,后天不同的成长环境会对他们的发展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而促成这个实验最好的素材莫过于双胞胎和三胞胎了,于是Peter博士和领养中心达成协议,请他们作为仲介来寻找合适的家庭和人选,之后就展开他这长达19年的秘密计划。

    这也是为什么养父母要定期回报孩子的成长过程和状况,直到他们上大学后,Peter博士又指是领养中心引导Robert和Eddy就读同一所学校,制造出他们“不期而遇”的假象。

    这一切的真相被披露出来后,三兄弟非常愤怒,他们认为这项实验根本是泯灭人性,因为把双胞胎婴儿分开,观察他们各自成长的实验,是有着“死亡天使”之称的纳粹军医约瑟夫․门格勒做过的事。

    纳粹军医“死亡天使”约瑟夫․门格勒

    而Peter博士身为一个从纳粹手中逃出来的人,却做了和他们没有两样的事,让三兄弟感到愤怒、不齿。

    他们认为他们被剥夺了本该一起成长的宝贵时光,而这19年的分离只为了完成自己的实验!

    这些年的数据资料,依然没办法证明“先天和后天”的发展差异性,直到2008年博士去世前,对自己曾经做过的这件事依然不觉得后悔。

    多年之后,领养中心的负责人对于这个实验的参与表达了遗憾:“当年我们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上帝…但是,我们必须尽自己所能做正确的事,不是吗?”

    而三兄弟的生活也步上了轨道,这个奇特的经历也被拍成了纪录片《三个一模一样的陌生人》(Three Identical Strangers),在2018的圣丹斯电影节上播映,重新唤起人们对这件事的关注。

    对于这项实验,David表示:“科研组织以牺牲我们兄弟情谊的代价来换取实验数据,而他们竟然还说我们是实验参与者…我们不是参与者,我们是牺牲品!”

    对这些有权有势的医生而言,他们都只是实验下的样本,但对这些人来说,他们被拆散的是十几年来的家庭生活,是活生生的拆散,医生有权力去完成他想要的实验,但没有任何权力可以这样拆散一个家庭。

    如果你的实验必须建立在人伦之上,那这个实验还有存在的必要吗?如同文中David说的,他们都只是这个实验数据的牺牲品!

    (必须)

    (必须,保密)

    阿狸1 阿狸2 阿狸3 阿狸4 阿狸5 阿狸6 阿狸7 阿狸8 阿狸9 阿狸10 阿狸11 阿狸12 阿狸13 阿狸14 阿狸15 阿狸16 阿狸17 阿狸18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QQ 404-455-307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2011-2016 Designed by 环球解密 豫ICP备15018928号-1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