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环球解密 > 灵异事件 > 史上重大悬案:等长大再告诉你,常搬家秘密母藏20年,真相暗藏阴谋

史上重大悬案:等长大再告诉你,常搬家秘密母藏20年,真相暗藏阴谋

2018年6月8日9:04 环球解密

    今天要来回顾的重大悬案,不是杀人、灵异或猎奇的案件,它只是一个来自平凡家庭的秘密,但峰回路转的剧情,简直比电影还离奇。

    波琳长大后明白了一切,出书写下自己诡异的童年。

    波琳(Pauline Dakin)回忆起1970年代,那个在加拿大的童年,除了父母离异之外,没有发生什么重大事故发生,但就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

    母亲露丝(Ruth)在波琳5岁的时候,与经常酗酒闹事的丈夫沃伦(Warren)协议离婚,并在她7岁的时候,带着她与弟弟泰德(Ted)离开位于温哥华的家,奔波到1600公里外的温尼伯(Winnipeg)。“我没有时间好好说再见”,波琳曾经向露丝抱怨,但露丝只是不停安慰女儿,“我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等你长大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这样紧急搬家的情形,四年之后又发生了一次。这次他们搬到加拿大东部海岸的新布蓝兹维省(New Brunswick)。虽然在别人眼里,他们是一个正常的家庭,但波琳知道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她说,“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总是有一种可怕的感觉”。

    波琳11岁的时候,已经换了六所不同的学校,并在此时与父亲失去了联系。这时候,有个人默默介入了他们的生活,取代了父亲位子,那个人是斯坦(Stan),一名教会牧师。

    波琳的母亲在一个戒酒互助会认识斯坦,从此成为她的人生导师兼好友。而奇怪的是,他们每一次搬家,斯坦都会紧紧跟随,并在附近住了下来。

    1988年,23岁的波琳刚从大学毕业,并在圣约翰一家当地报社担任记者。某天,她母亲突然打电话给她,悄声说,“我准备好解释所有在你的生活中发生的奇怪事情。”

    波琳跟母亲约在一家汽车旅馆,当她抵达时,露丝塞给她一个空的信封,和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不要说话,把你的首饰拿掉,放在信封里,我等一下会解释,记得不要说话。”

    波琳虽然觉得母亲举动和要求很怪,但还是按照她写的做了。接着她们走进汽车旅馆的房间,波琳惊讶发现,斯坦已经坐在里头等待她们。

    露丝开始向女儿解释过去16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说,“我们一直在躲避黑社会”原来,波琳的父亲沃伦不幸得罪黑帮组织,导致他们这几年必须不断搬家。这也是为何露丝要波琳进门前拿掉首饰,因为怕她身上的东西被装上窃听器。

    波琳觉得母亲说的话太扯了,而坐在一旁的斯坦也开口了,他说自己也是黑帮的目标,因为曾经有名改邪归正的黑帮份子向他谘询,却不小心透漏太多帮派秘密。于是他跟露丝约好彼此帮助,先与各自的配偶离婚,并一起带着波琳和弟弟逃亡。

    他们还向波琳透露,每天都有人在跟踪他们、远远注视他们,还企图绑架、毒害,或用各种方法杀死他们。但是黑帮没有得惩,因为还有另一派份子在暗中保护他们,包含政府派来的秘密特工,以及民间力量成立的组织,叫做“怪异的世界”(weird world)。

    而今天他们之所以选择向波琳说明一切,也是希望波琳能跟他们一样,加入“怪异的世界”,成为防御黑帮的一员,帮助所有遭遇同样窘境的家庭。

    波琳一时之间无法消化露丝和斯坦的话,恐惧油然而生。她想起童年那些不寻常的事,突然一切都有了答案,像是某天母亲回家后把冰箱食物全扔了,斯坦说那是因为他收到有人想毒死他们的消息,赶紧通知露丝别碰那些食物;还有一次,母亲在平日提议到山上小屋过夜,斯坦说,因为他们发现有人跟踪,他们不得不离开一两天。

    那天三人会面结束之后,斯坦在离开前,询问波琳能否在她车上装定位器,“以免你遇到危险”斯坦担心地说,并给她一个旧型收音机,表示有危险可用它来发送摩斯电码求救。

    波琳回到她跟男友居住的房子,并继续在新闻编辑室工作,虽然她努力过回原本的生活,但她却越来越害怕,变得神经质,像是开车不时张望后方有没有人跟踪、不吃经手过他人的食物、开始计划逃生路线等等。

    波琳常常和露丝与斯坦讨论那些“不寻常的事”。不过,随着时间推移,波琳发现他们的话有时候不合逻辑。像是母亲提到他们周围有很多人“易容”,不只追杀他们的人有“替身”,连保护他们的人也有“替身”。母亲举例,像前阵子波琳的弟弟泰德结婚时,多年不见的父亲沃伦和阿姨,其实都是替身假扮的。

    波琳仔细回想当天阿姨的样子,那时她特别看了阿姨露出的脚趾,从小到大,她只看过自己的阿姨有那样特殊的脚指;她接着回忆父亲的样子,虽然她跟父亲很久没见面,但她记得他眼睛虹膜上还有她小时候看到的那个点......那些替身怎么可能模仿得来呢?

    当波琳将疑问告诉斯坦时,他只是淡然表示,“那是装了假肢,还有配戴隐形眼镜啦!他们总有办法假扮。”波琳没有被斯坦说服,她开始怀疑他们讲的故事,但她一方面感到矛盾,“他们是我最相信的人,不信他们我信谁?”

    最后,波琳离开了她的工作、卖掉了房子,并与男友分手。她搬到了哈利法克斯,在那里她找到了工作和一个新的家,并等待“怪异的世界”的允许,将母亲安全地接过去。然而批准迟迟没有到来,斯坦告诉她们,黑帮好像掌握了消息,按兵不动比较好。

    这段期间,波琳遇到她的真命天子,两人步入礼堂,还是由斯坦亲自牵着她的手,交到新郎手上。

    到了1993年,当“秘密”揭晓5年之后,波琳发现除了恐惧感增加、自己越来越疑神疑鬼之外,周围根本什么都没有变。难道正如露丝与斯坦所说,这些追杀和保护他们的人都掩护得这么好吗?于是她决定解开心中疑惑。

    波琳先打电话给母亲,向她求救,“有人闯入我家,我该怎么办?”露丝要她等一下,她先打电话问一下斯坦。几分钟后,露丝回拨给波琳,要她马上离开去她家。波琳抵达母亲的宅邸后,露丝和斯坦告诉她,“有特工发现,今天早上有人跟踪你,还拍了你的照片,并在你的房子翻找『特殊的东西』。”

    当斯坦煞有其事说出这些事情时,波琳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波琳向BBC表示,当时自己很害怕,因为她知道自己即将戳破一个20年的天大谎言。

    波琳带着崩解的内心,向两人表示闯空门是她胡诌的,她已经知道这一切都是骗局。但更令波琳崩溃的是,母亲不愿意接受她说的,她甚至还在担心如果波琳不再相信他们的话,会让自己陷入危险。而斯坦还在为自己辩解,说那些“特工”一定哪里搞错了。

    波琳说那天晚上她非常难过,因为她感到自己不再是他们的一员了。波琳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试图说服母亲,告诉她斯坦一直在向她们撒谎,但露丝坚持是波琳搞错了,两人的气氛越来越僵,波琳还为此进了好几次精神科。

    波琳说她一直搞不清楚,斯坦这样一个绅士,怎能说出滔天大谎而不脸红。精神科医师向波琳分析,斯坦可能患有妄想症,而身边的人如果耳根子较软,像是露丝,就很容易被影响,跟着产生幻想。

    在2010年,露丝罹癌过世之前,她与波琳的关系一直无法回到以前那般融洽。露丝甚至在死前还在叮嘱波琳小心黑帮。而斯坦也在几年后过世了。

    “我为母亲感到非常难过”,波琳向BBC表示,“母亲的生活已经很困难了,斯坦是她唯一能信任与依赖的人,斯坦是那么地绅士、温暖、充满关爱,但很可惜,他是个妄想症病患。”波琳说,她也为自己和弟弟的童年感到难过,“我们是两个生命被劫持的小孩。”

    (必须)

    (必须,保密)

    阿狸1 阿狸2 阿狸3 阿狸4 阿狸5 阿狸6 阿狸7 阿狸8 阿狸9 阿狸10 阿狸11 阿狸12 阿狸13 阿狸14 阿狸15 阿狸16 阿狸17 阿狸18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QQ 404-455-307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2011-2016 Designed by 环球解密 豫ICP备15018928号-1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