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环球解密 > 科学探索 > 勇敢跨越未知的疆界──访陈一平老师

勇敢跨越未知的疆界──访陈一平老师

2017年4月22日10:30 环球解密

踏入陈一平老师的研究室,你也许预期看见神经科学家典型的书房,一抬头看见的却是一幅素描的马勒像,门边的书架上,摆放著通俗文学与漫画作品,书桌上散置的则是各式各样的文艺理论。穿过应用艺术研究所摆满艺术品的长廊,这一间心理学研究者的书房,还藏着更多使人惊喜的细节,一如从书桌后方迎来的陈老师,看似温文儒雅,却充满大胆的创新精神。

●由心理学出发,重拾艺术初衷

陈一平老师在高中以前一直梦想能以美术为专业,但在当时的台湾,美术的前景不受看好,家人出于关心而反对他往创作的方向发展。陈老师对于艺术的爱好并不因此轻易熄灭,虽然无法直接进入术科的教育体制学习,他也不愿意放弃这个初衷。他转而期许自己成为理论工作者,借由学理的训练奠定基础,再回头关心艺术的问题。家人期待他投入的医学专业使他兴趣缺缺,最终仍选定心理学作为专长,在成为成熟的心理学家之后,以心理学的角度观察或评论艺术。

陈老师因而进入了台大心理系,因于一串偶然的机遇,一面奠定了作为神经科学家的稳固专业,又一面悠游在科学与艺术之间,寻找两端连结的可能性。

虽然近入了心理系,陈老师也始终没有忘记对美术的爱好,他计划结束心理系的学业之后,就前往国外攻读艺术史,于是修遍了当时历史所艺史组的课程。大三、大四时,英国的著名艺术史学家司徒恪( Richard Stanley-Baker)教授在台大历史系担任客座学者,陈老师也在门下修习了两年的远东艺术史,这两年的课程给予陈老师诸多启发,使他领略到扎实的方法论对于做研究的重要。

而甫从美国返台的梁庚辰老师,也在生理心理学方面给了陈老师深远的影响。因为梁老师扎实的训练,原本一心想转读艺术史的陈老师,在升上大四那年改变了方向。他认为大学毕业直接转向艺术史领域是太草率的想法,也发现大学四年的训练无法实则无法真正进入心理学的堂奥,他也因此决定继续攻读研究所,打好心理学的基础,再回到艺术领域。

大学时的生理心理学让陈老师了解心灵的物质基础的重要,出国之后,他选择攻读生理心理学,并选择知觉作为专业,经由对视觉与听觉等官能的研究,了解他所喜爱的艺术与音乐。

回到台湾后,陈老师先后在中正心理系、阳明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任教,当时已对视觉科学的学科内部之深刻奥秘感到好奇,也十分享受探索的过程。彼时初成立的交大应用艺术研究所,正邀集各领域勇于突破的研究者,也向陈老师的出邀请。原本预期自己将一直从事科学研究的陈老师,从神经科学家转换跑道来到应用艺术研究所,意外的让他找回对艺术的初衷,而应艺所不设限的精神,更让他如鱼得水。

●跨越多重领域,探索未知可能

陈老师在应艺所主持的基础视觉实验室,一直以来致力于以心里物理的角度,探讨视觉传达中的视知觉原理。

近年来,老师的研究更朝向艺术心理学的方向发展。目前主要在探究“画图”这个无法度量、描述的能力。画图,是人类有别于其他动物的独特才能,长期以来人们对它的认知却十分有限。我们可以理解数学能力作为一种对抽象规则的领悟和创造,以及分析归纳能力;或者知道语言能力即是对音韵的识别和模仿、对语法直觉性的理解力。然而对于绘画,尤其写实绘画的心理历程却所知甚少,也难以解释绘画对于人格成长与人格完整性有什么实质的影响。因此近期的研究所探问的,即是写实绘画的能力是由哪些基本的认知、情绪功能所支持;同时要讨论绘图能力的培养,对于人作为完整的人而言会带来怎样的收获。

基础视觉实验室所做的研究发现,都会很自然地进入教学内容,除了对于视知觉的学理研究,视觉传达与工业设计组的学生,也能透过视觉生理与基础心理学的训练,获得不同的灵感来源。最近,应艺所的学生即在电玩界重要的竞赛Indie Game Award获得殊荣,借由扩充实境的概念,应用视知觉及基本心理学的知识发展实境游戏,让视觉心理学的研究得以拓展出更多应用的潜力。

●打破解释的惯性,找回对未知的惊奇

优游于科学与艺术两端的陈一平老师,虽作为严谨的学者,实则也不满足于学界惯有的思考取径。

陈老师认为,长久以来科学对认识论习以为常有以“理解”为的默认,对于未知的现象,人们总是习惯提出理论,以达成对该现象的理解。然而,在进入艺术领域后,陈老师更发现,许多事物在了解之外还有另外的目的:它们是生来被体验,而非生来被了解的。诸如生命、自然界、宇宙的奥秘,实则都是为了被体验而存在,我们总习于以理解的方式掌握现象,实则有更多的事物存在于体验的范围。

这个议题的发想,来自于中国文人画对天人合一之境的重视。这个在西方美学难以找到对应的概念,所讨论的是与宇宙万物合为一体的独特经验。借由审美经验的思考,人可以了解有超越人类意识之外的“天”或集体。这样的存在并非不能触及,但无法被解释、描述或者理解,只能被体验。

这种超越个体性的集体意识,包含荣格心理学、中国古代的天人感应说,实则都曾提及类似概念。陈老师便试图以科学方法观察到的证据来说明,个体能够贡献于集体意识的“合一”体验,是确然存在的。

陈老师虽试着说明这种独特的经验,但对于此一体验的描述,也仅能停留在字面意义的理解。譬如耶稣、佛陀等宗教、灵性宗师超越凡俗的开悟状态,虽能被记述下来,却难以藉语言传达、也无法变成反复操作的内容。语言仅能描述表面的部分,要能够感受,只能自己走过一遍。

这是一道与科学可解释的世界全然不同的、无可言说的径路。陈老师认为,只有二者同时存在,人类才能往更高的高度提升。然而当前二者呈现不对称的状态,习于走向解释与理解的路径的学界工作者,也许可以尝试停下来,感受另一种径路可能带来的丰富内涵。

一向被视为以解释为目的的科学原本就包含这两条路径,而科学的推力,本就在于对未知世界的无尽好奇,这种惊异的感受,使得人愿意跨出认知的界线。因此,我们必须永远的尊重未知的深奥,而不应满足于解释,解释之后惊奇的感觉就消失了。

这位勇于跨越知识疆界的心理学家,为我们揭示了长期被遗忘的事实:“科学的目标从来不在于消灭惊奇,我们应该永远保持在活力充沛的好奇之中。”

(必须)

(必须,保密)

阿狸1 阿狸2 阿狸3 阿狸4 阿狸5 阿狸6 阿狸7 阿狸8 阿狸9 阿狸10 阿狸11 阿狸12 阿狸13 阿狸14 阿狸15 阿狸16 阿狸17 阿狸18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QQ 404-455-307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2011-2016 Designed by 环球解密 豫ICP备18040785号-1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