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环球解密 > 科学探索 > 安眠药主要作用是“买时间”,只靠吃药无法解决失眠

安眠药主要作用是“买时间”,只靠吃药无法解决失眠

2019年2月28日8:07 环球解密

    睡不着,该吃药吗?

    很多朋友会问我类似的问题——该不该用西药来解决身体的状况,包括失眠?身为医师,我希望能用一个中立而务实的角度来看这种主题。

    从我的观点,样样都好,样样都可以解决问题。有时候,该用药,就用。但是,最好只是短期使用。针对这一点,我接下来会再做说明。

    其实,安眠药,也不完全是现代人的专利。古人睡不着,一样会使用一些能助眠的方剂,例如前面提过的鸦片,或者酒精,甚至一起使用。当然,这种作法风险很高,剂量也不容易掌握。不是毒性太大,就是效果不好,有很明显的副作用。

    1864年,德国化学家拜尔(Adolf von Baeyer),合成第一个巴比妥酸(barbituric acid)。一直到1903年,另外两位德国科学家发现巴比妥(barbital)这种衍生物可以让狗入睡,才有了后来的巴比妥盐类安眠药(barbiturates)。

    巴比妥盐的发明,可以说是当年很大的突破,解决了相当多人的问题。不过,巴比妥盐在使用的时候要格外小心。它发挥效果的剂量,和让人死亡的剂量是很接近的。因安眠药过量而意外死亡的案例,在这个年代特别常见。

    许多长期失眠的朋友,都同时有忧郁的问题,然而巴比妥盐会让有忧郁症的人产生严重的副作用。它影响做梦的周期,而可能恶化忧郁,甚至带来自杀的念头。此外,巴比妥盐也会产生依赖性。

    许多人失眠会靠安眠药来入睡

    科技的发展,自然会想要在物质层面不断改进,留住帮助睡眠的效果,消除不想要的副作用。1950年代后,新的安眠药陆陆续续被研发出来,短短几十年,已有多个苯二氮平药物(benzodiazepine, BZD)被研发出来。

    这种药,和巴比妥盐相比,比较没有致命的危险,但还是有成瘾性。接着,近十几年来又有更新一代的安眠药(non-BZD)研发出来。此外,一些其它辅助睡眠的药物,例如抗组织胺和一些治疗忧郁症的药物,也会拿来治疗某些类型的患者。

    我这几十年自然注意到一波波的新安眠药出来,都不断在改进,副作用也在减少。当然,对安眠药的使用,一直有相当多的辩论。甚至有研究指出,安眠药延长睡眠的效果,可能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长。而且,药物只要长期使用,都会有副作用。我们查文献,都可以看到许多案例。不过,每个人体质不同,对药物的适应程度和副作用的反应其实都是不一样的,倒不需要一味去排斥。

    虽然药物一定有副作用,但我站在医疗的角度,认为最重要的还是——究竟这种作法是不是真的对自己有帮助?无论是西药或其他方法,都有各自的优势和短处。我会建议失眠的朋友要保持开放的态度,充分考虑利弊得失再做决定。用药,只要好处大于坏处,也可以是一种选择。

    如果有天然的方法可以解决失眠的问题,当然也可以考虑采用。举例来说,呼吸的练习,睡前的静坐,都是我们已经知道可以帮助一个人入睡的方法。此外,我们也可以透过市面上用来助眠的天然物质来着手。

    例如有一些成分能够代谢成γ-胺基丁酸(γ-Aminobutyric acid, GABA)这种让头脑的兴奋程度降下来的物质,帮助我们放松,让头脑安定;或是直接补充脑部在深睡时会分泌的褪黑激素,去启动一个人的睡眠。也或者是采用能够镇定、抗焦虑、安定心神的天然本草,例如欧洲人在花茶里常用的缬草、洋甘菊,或中药常用的酸枣仁。

    然而,只要是物质层面的摄取,重点还是在于均衡。什么的均衡?其实是要亲身体会这个方法,是不是能够帮助身心回复平衡。别忘了,只要是物质的使用,都一样是过犹不及,太多或太少都无法帮助身体恢复平衡。

    我的看法是,无论草药或西药,都一样只是短暂的作用,并不适合长期采用。不光是草药,甚至连鸦片和酒精,最多只是帮我们争取在很短的时间进入睡眠。用得多了,副作用都会浮出来。坦白讲,一样没办法带来长期的解答。毕竟,长远来看,我们还是要靠自己带来体质或身心彻底的转变,才可以从根源解决问题。

    我会等到这个时候,才把西药的主题带出来,可能比你期待的晚得多。这一安排,其实反映了我个人的观察——失眠本身并不是一个疾病,最多只是反映我们身心的不均衡。这一点,你已经发现是我不断在这本书重复的主题。

    其实不靠安眠药也可以治疗失眠

    这是我几十年来,从自己的观察,切切实实所得出的结论。我才会认为任何短期的解决方案,包括西药,都可以采用。但是,要记得,这些方法最多是帮我们“买”时间。我们还是要在各层面做一个深刻的反省,来面对身心不均衡的状态。

    就我个人的角度来看,中医和西医,无论是面对疾病和任何身心状况,都没有冲突。这两种医学,本来都是想帮助人解决问题,本来就可以合一。中医和西医根本没有矛盾。矛盾,最多还是我们的误解,也只是头脑化出来的。

    再回到一开头所提到的“该不该用药?”,我一直认为,如果失眠的问题已经影响到白天的睡眠和工作,当然可以用,只是要尽量短期使用。而且,华人的体质和西方人不同,只要这些药物影响的是人体基本的运作,都必须考虑到遗传体质的差异。

    别忘了,这些药物都是在西方研发出来的,而参与临床试验的受试者都是以西方人为主。华人在使用时,在剂量和副作用方面,要特别谨慎。然而,只要有效,任何方法都是好方法。特别是西医的方法是数不完的,现代社会才会这么的发达,我们没有道理特别去排斥。

    人类是多层面的组合,我们除了身体、还有情绪、心理的层面。每一个人适合用什么药、采用哪一种治疗方式,其实都不同。站在这个层面,一个人要自己多尝试,多研究,才可以得到最好的结果。

    有用的几个重点:

    1.关于该不该使用药物,最重要的还是——对自己究竟有没有帮助?

    2.无论是面对药物或睡眠,重点都是理解身心的失衡,而愿意恢复均衡。

    3.每个人体质不同,对药物或任何措施的反应与副作用都不一样,应该很务实地去理解自己的反应,再选择最适合自己、最少副作用的方法。

    (必须)

    (必须,保密)

    阿狸1 阿狸2 阿狸3 阿狸4 阿狸5 阿狸6 阿狸7 阿狸8 阿狸9 阿狸10 阿狸11 阿狸12 阿狸13 阿狸14 阿狸15 阿狸16 阿狸17 阿狸18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QQ 404-455-307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2011-2016 Designed by 环球解密 豫ICP备18040785号-1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