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环球解密 > 历史故事 > 被刀砍又泼酸!这幅画与《蒙娜丽莎》齐名,画家却因它败光名声

被刀砍又泼酸!这幅画与《蒙娜丽莎》齐名,画家却因它败光名声

2020年1月18日7:17 环球解密

    《夜巡》:伟大的“世界三大名画”之一荷兰国立博物馆里最著名的画作、镇馆之宝,无疑是荷兰大画家林布兰的伟大作品《夜巡》(De Nachtwacht)。如果说参观西班牙马德里的索菲亚王后艺术中心是为了欣赏毕卡索的《格尔尼卡》(Guernica),去荷兰国立博物馆不看《夜巡》等于白去了。

    西方美术史上的作品虽然浩如烟海,但真正能用“伟大”来称呼的并不多,《夜巡》则当之无愧。曾有人把它和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维拉斯奎兹(Diego Rodríguez deSilva y Velázquez)的《侍女》(Las Meninas)放在一起,并称“世界三大名画”,重要性可见一斑。

    严格来说,《夜巡》仍然属于巴洛克艺术。这幅画的尺寸是三‧六三米 x 四‧三七米,占据了一整面墙。这幅画在荷兰享有国宝级待遇,荷兰国立博物馆不但为它单独辟建展厅,还盖了条专属逃生通道。换言之,如果失火或遇到危险,别的画都可以不要,《夜巡》必须安全转移。

    有人可能会问,有这么夸张吗?要是考虑到这幅画之前的遭遇,应能理解博物馆并非杞人忧天。

    一九一一年,有名男子在参观时突然拿出一把做皮鞋用的刀,把这幅画砍出了一道大口子;一九七五年,一位失业教师用一把面包刀在这幅画上连砍数刀;一九九○年,有人对着画勐喷酸液,虽然保安人员当下立即清洗,画作表层还是腐蚀掉一大块。

    《夜巡》多舛的命运,从它一诞生就开始了。

    《侍女》是西班牙画家维拉斯奎兹在1656年的一幅画作,现收藏于马德里的普拉多博物馆,和《蒙娜丽莎》、《夜巡》齐名

    二○○七年由马丁‧费里曼(Martin Freeman)主演的电影《夜巡》(Nightwatching)讲的就是画家创作这幅画的故事。按照电影情节,林布兰在作画的过程中,发现了这些貌似高贵的民兵们所隐藏的巨大阴谋,并利用《夜巡》这幅画把阴谋含沙射影地表现了出来。

    事实上,自《夜巡》诞生至今,各种类似的推论层出不穷。比如说,画面中间的队长法兰西斯一身黑衣,明显是撒旦的化身;画中那个被打了光的小女孩是谁?为什么画家要特别突出她?她是不是耶稣的化身?她身上还挂着一只鸡,这是不是神迹?

    实情一点也没有这么夸张。一六三○年,荷兰的国民卫队会所扩建,订购了五幅巨型团体肖像画装饰大厅,其中的主画订单下给了林布兰。荷兰的国民卫队于十五世纪开始筹组,多半由各城中的精英指挥。

    到了十七世纪,国民卫队的军事职能已不重要,意义却依然重要,各大城市还保留着,藉以象征荷兰人民争取自由和独立的光荣。而国民卫队中的所谓“民兵”,都是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经常举办宴会、打靶、操练,社交性质类似后来法国的艺术沙龙。

    创作《夜巡》之前,林布兰的人生相当顺遂,画作订单供不应求之外,他还拥有印刷厂。原本不想接这个订单,由于出价很高,林布兰的经纪人(他妻子的叔叔)没经过他的同意就接了下来。

    --

    民兵们原本以为花了这么多钱,还找了这么有名气的大画家,最后的成品肯定很棒。哪知一交货,他们一点也不满意。那个时代的肖像画有点类似我们早年在照相馆里拍的照片,特别死板,千篇一律。

    被画的人会摆好姿势站成一排,等着画家画。因此在民兵们的脑海里,林布兰肯定会把他们画成一长列,分不出主次,十六个人就像十六尊木偶似的,往长桌一坐即可。

    可是一如我们所看到的,林布兰不是这样画的。他设计了一个场景,画面中的十六个人好像听到了警报,正准备出巡。画面正中央,走在前面穿黑色军装、披红色绶带的是队长,他正和身旁的副队长商量对策。

    林布兰对这两个人物着墨最多,并巧妙地利用阴影使画作变得极其立体,彷彿下一秒人物就会从画中走出来。其他的民兵呢,有的在填火药,有的在吹枪膛,有的挥舞着军旗,画面错落有致,人物有主有次,极具层次感、极富戏剧性。

    然而,这幅画让出钱的民兵们很不爽。在那个年代,画家是按画中人和物的数量收钱的,单人肖像多少钱、双人肖像多少钱、只露个脸多少钱,甚至多画个花篮、面包多少钱,都有合约规定。

    《夜巡》是17世纪荷画家林布兰的名画,现在是荷兰阿姆斯特丹博物馆的馆藏

    大家都花了一样的钱,结果有的人显眼,有的人被挤在后面。也有人在现实生活中是位重要人物,在画上的位置却不显眼;有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地位较低,在画中却很显眼。

    民兵们要求林布兰重新画一幅。

    林布兰是个沉迷于艺术的人,在他看来,这幅画画得非常好,坚持不重画。但他为什么会这样画呢?据他自己说,法国国王亨利四世(Henri IV)的遗孀玛丽‧德‧梅迪奇(Mariede Médicis)一六三一年曾到荷兰访问,《夜巡》画的是国民卫队欢迎她访问阿姆斯特丹的场景,画里一众人物形象的设置无非是为了营造氛围。

    比如那个被好多人过度解读的小女孩,她身上挂的那只鸡并没有象征意义,不过是说明小女孩是个小贩。小女孩的原型更不是天使,而是照着林布兰妻子的形象画的,所以画了高光,也能让相对阴暗的画面左侧多一个光源。

    但是,民兵们不买帐,和林布兰对簿公堂。不仅如此,有些民兵到处败坏林布兰的名声,传播谣言,林布兰的人生因此发生了重大变化,从声名远扬、受人尊敬的画家,逐渐成为人人攻击的对象,再也没人敢找他画画了。

    当然,不是每位民兵都有怨言。队长法兰西斯就挺满意,毕竟他被画在最显眼的位置。

    后来法兰西斯当上市长,这幅画也被移入市政厅。由于原定的悬挂位置空间不够,当时市政厅工作人员就拿起裁纸刀把画给裁了。幸亏法兰西斯曾经找人复制了此画的缩小版,今日才能见到这幅画的原始构图。对比一下更会发现,很多关键元素都被裁掉了,破坏了林布兰想要营造的奇妙空间感。

    如今在荷兰国立博物馆的重重保护之下,《夜巡》总算安全了。但当我们在这幅杰作前驻足,尤其是想到这幅画背后那些故事时,心情可能仍然难以名状,五味杂陈。

    (必须)

    (必须,保密)

    阿狸1 阿狸2 阿狸3 阿狸4 阿狸5 阿狸6 阿狸7 阿狸8 阿狸9 阿狸10 阿狸11 阿狸12 阿狸13 阿狸14 阿狸15 阿狸16 阿狸17 阿狸18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QQ 404-455-307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2011-2016 Designed by 环球解密 豫ICP备18040785号-1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