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环球解密 > 历史故事 > 被纳粹“人肉圣诞树”漫画抹黑!警局高层气不过提告,却变法院认证

被纳粹“人肉圣诞树”漫画抹黑!警局高层气不过提告,却变法院认证

2019年11月2日7:11 环球解密

    1926 年底,约瑟夫・戈培尔来到柏林,准备发展纳粹党务。

    他的任务非常艰巨。除了莫斯科,当时的柏林是全欧洲最左的城市。在这个总共 5 百万人口的大城里,纳粹差不多只有一千多名党员,而党部内更是一团灾难。戈培尔一打开门,里面污浊的烟味便立刻扑面而来。

    在昏黄灯光照射的前厅里,失业的纳粹党员正在闲聊打发时间;他检查了党部的财务状况,惊讶地发现这里竟只有一个自称业务经理的家伙,凭着自己的记忆在帐本上记载金额进出的数目。

    戈培尔铁了心,立刻开除了将近一半的游手好闲份子。最后他对剩下的 600 名纳粹党员发表演讲,宣告:现在纳粹党的首要任务,就是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拆除“没没无闻”这堵墙!

    “他们可以污辱我们,诽谤我们,但必须使他们议论我们,”最后,戈培尔说道:“今天我们只有 600 人,不出 6 年,我们将有 60 万人!”

    约瑟夫・戈培尔博士。是说这个穿搭真的不行啊。

    拆除无名之墙

    事实上,戈培尔的确是个宣传的人才。当时的柏林党部财政非常困难,以至于要花钱的报刊广告、邮寄传单直接被排除在选项外。戈培尔知道,为了达到拆掉“无名之墙”的目标,他们需要一些特别的方式来吸引民众的注意……。

    一个月后,戈培尔便宣布将在柏林共产党心脏地区的法卢斯──塞勒大厅(Pharus Säle Hall)举办集会,并且要求每个纳粹党员手执旗帜、列队前往演讲厅。共产党很快就被这种直捣老巢的挑衅激怒了,威胁他们:如果胆敢举行这次集会,就会给予他们“热烈的欢迎”,热烈到他们再也不敢回去!

    纳粹党对威胁置之不理。在宣布集会开始后,共产党的捣乱者立刻就来闹场了。现场的纳粹冲锋队员见状,立刻就抄起桌上的玻璃水瓶用力砸过去。一时间啤酒杯、玻璃瓶,以及各种形形色色的铁制品,在大厅各处勐烈碰撞,纳粹党员、共产党员,彼此之间厮杀得难分难解。而戈培尔一直在一旁,冷静的看着这一切。

    事实上,一切都在戈培尔的计划中。

    流血冲突绝对是吸引注意最好的场景。等到冲突结束后,戈培尔立刻下令把那些受伤的纳粹冲锋队员抬上讲台,让人们仔细看看他们血淋淋的伤口,听听他们的痛苦呻吟。

    接着,戈培尔向群众发表了一篇预先准备好、名为《无名冲锋队员》的演讲。这种场景引发的情感极度震撼人心,也引起了普遍的同情。在这场冲突之后的 3 天内,纳粹党就收到 2,600 份入党申请书。

    纳粹党禁令与政治漫画

    从那之后,纳粹党制造的冲突事件便接连发生,他们引发的动荡逼迫柏林市警局做出反应。1927 年下半年,一名叫做伯纳德・韦斯(Bernhard Weiß)的警局副总长,便下令关闭在柏林的纳粹党支部,并逮捕其 500 名成员。

    伯纳德・韦斯。

    戈培尔气炸了。面临被禁止公开演讲的新情势,他决定另外开创一种反击的手法:创办了一份新的报纸──《进攻报》(Der Angriff)。报中的一大亮点,就是政治漫画,而韦斯就成为这份报纸最早的打击对象。

    虽然事实上,韦斯这个人很难有什么能被攻击的弱点:他出身良好、受过律师训练、在战场上拿过勋章(相比,戈培尔从未上过战场),甚至在进入柏林警队之后利用显微镜、测谎机与血液鉴定等技术,创建第一个犯罪实验室。但是这一切对戈培尔都不重要,在他眼中,韦斯有一个最致命的弱点:他是犹太人。

    而且好死不死的,韦斯不但是犹太人,而且长得完全就是当时刻板印象中犹太人的样子──矮小、戴眼镜、大鼻子。《进攻报》立刻抓住了韦斯的外貌特征,对他的犹太人身份极尽嘲讽之能事:报纸用典型的犹太人名字“伊希多尔”(Isidore)来称呼他,并且在漫画中,将韦斯形容成猴子、蛇和驴子。一张漫画甚至描述韦斯用吊死的纳粹党员,来装饰他的圣诞树。

    讽刺韦斯用吊死的纳粹党员装饰圣诞树的漫画(图/取自Joseph Goebbels, Das BuchIsidor, München: Franz Eher, 1931, p.40)

    此外,报纸还利用韦斯的名字“伯纳德”,嘲弄整个柏林市警局是“圣伯纳犬”,而整个威玛共和国被他们称为“犹太共和国”。和今日十分相似的是,他们也利用了民主自由的弱点,大力抨击民主制度:“这些号称民主自由的国家,现在去开始诉诸违法和专制的行为。他们违背自己所宣称的民主信念,禁止我们的党……。”

    宣传的可怕力量

    这种宣传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几年之内,几乎人人都以为伊希多尔是韦斯真正的名字。被抨击的韦斯自然也就做出了文明人遇到这种事的典型反应:将诽谤者告上法庭。

    事实上韦斯和戈培尔的法庭战还不只一次,一直到纳粹掌权以前,韦斯总共控告过戈培尔不下四十次。不过这些控告到了戈培尔手中,却又成了另一种宣传的手段。有一次,报纸刊登了一则政治漫画,在漫画中一头长着韦斯的脸的驴子,正趴在冰冻的湖面上。下面则写上了一行字:“伊希多尔如履薄冰”。

    韦斯当然二话不说,再次把戈培尔一状告上法庭。但是戈培尔却辩解,这只是一幅插画而已。

    法官看了插画,便说道:“但是很明显,驴子上就是韦斯博士的脸。”

    而在下一期的《进攻报》头条,便写着:“法官认证:驴子上长着韦斯博士的脸!”

    两人的对抗就这样持续到整个威玛共和末期,但是到最后,戈培尔终究还是获得了胜利。1933 年纳粹党掌权的前夕,韦斯便逃到英国了。

    从那之后,掌握国家机器的纳粹宣传部门更是如虎添翼,除了一般的漫画与海报,他们更藉由当时的两样崭新媒介:电影与收音机,将这世界简单的划分成“纯洁/不纯”、“完美/低劣”的两个世界。不同种族之间的差异,则被戏嚯式的刻画成种种的刻板成见与歧视,最终也将德国推进种族主义的狂潮中。

    也许,在这个充斥各种简化的媒介中保持独立的思辨,就是我们这时代最艰巨的一项任务吧。

    (必须)

    (必须,保密)

    阿狸1 阿狸2 阿狸3 阿狸4 阿狸5 阿狸6 阿狸7 阿狸8 阿狸9 阿狸10 阿狸11 阿狸12 阿狸13 阿狸14 阿狸15 阿狸16 阿狸17 阿狸18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QQ 404-455-307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2011-2016 Designed by 环球解密 豫ICP备18040785号-1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