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环球解密 > 灵异事件 > 【连载】幽间戏言│章节五│信任是一种本能,不管嘴巴承不承认...

【连载】幽间戏言│章节五│信任是一种本能,不管嘴巴承不承认...

2016年12月13日14:50 环球解密

幽间戏言
文/草子信
绘/絮丹

章节五

青柳按照老板的意思,乖乖将桌上的饭菜全部扫干净,虽然老板做得菜的确很好吃,但吃这么多,还是让他有点难以消受。
就在他放下筷子、喘口气的同时,他看见老板端着茶水从厨房里走出来,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
“你应该有很多问题想问吧。”老板说着,将茶杯递给青柳。
青柳闻着茶香,忍不住先喝了一口,才回答:“问题确实有不少,不过,我也没想问。反正那家伙说会在鬼门关之前送我回去。”
听见青柳这么说,老板笑了出来,对这个回答感到啼笑皆非。
“你相信他?你们不是才认识没多久吗?”
“你怎么知道?”
青柳皱眉反问。他能够隐约感觉到这个老板不是个简单人物,既然如此,他也应该知道他是谁才对。
不过依照他跟曹佾的对话来判断,他应该也不知道曹佾掳走他的原因。
“先回答我的问题吧,青柳先生。”老板说起话来虽然轻柔,但表情却如死水,根本不像是想问他问题的样子,反而像是威胁。
青柳眨眨眼,打量着他脸上的表情后,将茶杯放回桌上。
“嗯……该怎么说呢,那家伙虽然态度很欠揍,却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啊。”
“所以?”
“所以就不自觉得想相信他了。”

解释给老板听的同时,他也是在对自己解释,毕竟他到现在还是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能够如此坦然对待这个绑架他的男人。
有时甚至还忘记要逃走这件事。
“刚才那些人,是从天庭来的吧。”青柳枕着下巴,眼神慵懒地盯着门口,“天庭的人为什么想要带我回去?怎么说,也应该是由阴曹地府的人出面才是。”
“你说得很对。”老板提起茶壶,重新替他倒满茶,并用严肃的口吻,对他说:“看样子这次曹佾将你带走,不单单只是因为『绑架』这么简单的动机。”
青柳转动眼珠,将视线放在老板身上。
他看见老板的脸上瞬间布满阴霾,似乎是在担心曹佾。
虽搞不清楚状况,但青柳也不能否认,在看见那些西装笔挺的天兵出现之后,他有同样的想法。
而当他这么想的时候,也想起了弼判官那诡谲的笑容。
“老板你知道曹佾为什么要把我从鬼门绑走?”
从记忆中扫去弼判官让他全身发毛的笑脸,青柳继续追问着,试图从老板身上明白现在的情况。
虽对老板仍有些敬畏,但青柳也用严肃的态度表明,自己不会退让。
老板抬起眼,看着他认真的表情,轻叹一声。
接着又开始碎念起来。
“就知道他来找我,肯定没什么好事。”
虽然老板用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的音量,小声的抱怨着,但是青柳却还是把它说的话全听进耳中。
老板似乎真的很讨厌曹佾,可是却又肯煮饭给他吃,让青柳不禁怀疑,是不是老板有什么把柄在他手上,所以他才拿曹佾没辙。
当两人的视线再次对上的时候,老板开口了。
“说真的,我不知道。他时常接一些很奇怪的工作,惹麻烦上身,所以我通常都不会去问他工作上的事情,因为我不想招惹麻烦。”
这回答让青柳不禁苦笑。
如果老板真不想管曹佾,就不该让他进门吧!
看来老板多少也是挺喜欢曹佾的,否则也不会让他进门,甚至煮饭给他吃。
当然,这些话他没有说出口,就算再不明白状况,他也知道这些话是不能明白说出来的。
在他正想开口继续问下去的时候,没想到老板先一步告诉他:“早在你踏入我的房子时,我就知道你是『鬼门』的守门者了,要不是我对你也有些好奇,否则我也不会让你们进来。”
“好奇?我吗?”青柳指着自己,眨眨眼,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老板会对他有兴趣。
怎么,今年他犯桃花不成?
他可是从未觉得自己这么炙手可热啊。
“你或许不知道,但事实上,除了地府阎罗之外,有不少人都想跟你打好关系,甚至拉拢你。”
“我只是个守门的鬼官,跟我搞好关系又没什么好处。”
“重点不是你,而是那扇只有你能打开的鬼门。”老板说着,将盘子里的茶杯拿起来,依序排在桌上,“阴曹地府的鬼门有非常多,但只有你那扇是特别的。”
说着,他用手指轻抚着其中一个杯子,原本是陶制的茶杯,瞬间变成透明的玻璃杯,就像是变魔术似的,让青柳看得目不转睛。
但他却没忘记去问最重要的事情。
“是因为我的鬼门,一年只开启一次吗?”
他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个原因了。
除此之外,他还真想不到什么其他的理由。
可是老板听见他的提问后,摇了摇头,“你错了,那扇门并非一年只能开启一次。”
“……咦?这、这是什么意思?”
出乎意料之外的回答,颠覆了青柳百年来对那扇门的认知,让他一时反应不过来,只能呆滞的望着老板。
见他的反应,老板就知道,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守护了百年之久的鬼门,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
“你会不知道也怪不得你,毕竟,这才是阎罗让你守那扇门的主要原因。”
“阎罗大人让我守鬼门的……原因?”
“虽然这话由我来说,不太妥当。坦白说,我现在也很犹豫,是否要告诉你事实。”老板叹口气,看得出他心里有些挣扎,但是既然已经开了头,他也不打算继续隐瞒青柳。
毕竟身为当事人的青柳,有必要知道真相,不然一直被蒙在鼓里的他,也太可怜了。
“请告诉我,如果跟天兵来找我的事情有关,那么我也必须知道才行。”
“嗯,好吧。”老板点点头,指着桌上那个玻璃杯说道:“你是不是每次开门的时候,都会有种被鬼门抽光力气的虚脱感?”
“这我知道,因为打开鬼门需要的是我的『气』,所以在门开的这个一个月,是我最虚弱的时候,得等关上门之后才会慢慢恢复。”
“没错,因为并不是打开门的当下,需要你的『气』,而是在开门的那段时间里,鬼门会不断吸取你的『气』作为粮食,所以你在这一个月当中,才会变得那么虚弱。”
“……什……是这样吗?”与自己所知道的事实不同,让青柳有些没办法接受,但在听见老板的解释后,他突然有些明白了。
“所、所以鬼门一个年只开一次的原因是……”
“因为鬼门打开的时间里,会吸取守门者的『气』,让魂魄变得虚弱,要是常常开启的话,反而会让守门者被鬼门吸干、魂飞魄散。”
老板叹口气,从青柳由青转白的脸色中,明白他已经渐渐理解自己的意思,便继续说下去。
“你应该知道,那扇鬼门拥有自我意识,能够自行选择守门者这件事吧?”
“我、我知道……”
“所以那扇鬼门的守门者,是相当珍贵的,因此阎罗特地派判官驻守在那。”
“弼判官……”
“是的,不过,只有特定人物能够开启那扇鬼门,并不是它被视为『特别』的最主要原因。”停顿半晌,嚥下口水后,老板用沉重的语气向他解释:“而是因为那扇鬼门并不会过滤出入的魂魄,无论是谁,都能够自由进出。”
“这、这我知道,所以弼判官才会驻守在那里,负责过滤那些出入鬼门的魂魄。”
弼判官派驻在那里的原因,有两个。其一,保护他的安危,说穿了就是监视他;其二,负责看守出入鬼门的魂魄,确保没有其他东西掺入。
这些他都知道,但是,将这些事情与弼判官当时的诡异笑容联想后,反而让他更加不安了。
“该不会,弼判官打算利用那扇鬼门做什么事情,所以才没来阻止我被曹佾带走?”
“又或者,是他雇用曹佾的。”
老板这句话让青柳瞬间傻住,因为可能性太高了!
但是,他却不愿相信,在一起工作百年的弼判官,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难道天庭已经察觉到弼判官的目的,所以才会来找他的吗──
“没错……很有可能……”青柳摸着下巴,脸色惨白的低头思考着,“鬼门每年与阳界相连的地点都不同,但是曹佾很显然在门开之前,就已经在那里等我了。”
将阴阳两界相连的鬼门出入口,每次开启时都会更动,为得就是不让有心人士利用这点,趁机闯进阴曹地府。
而这开门的地点,就只有将门打开的他,以及鬼门本身知道而已。
另外就是──

(必须)

(必须,保密)

阿狸1 阿狸2 阿狸3 阿狸4 阿狸5 阿狸6 阿狸7 阿狸8 阿狸9 阿狸10 阿狸11 阿狸12 阿狸13 阿狸14 阿狸15 阿狸16 阿狸17 阿狸18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QQ 404-455-307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2011-2016 Designed by 环球解密 豫ICP备18040785号-1

sitemap